首页 首页 竞彩推荐 开心博,IBM Watson在华囧途:难以找准定位,落地效果不理想

开心博,IBM Watson在华囧途:难以找准定位,落地效果不理想



开心博,IBM Watson在华囧途:难以找准定位,落地效果不理想

开心博,摘要:入华2年来,IBM health难以找准定位,落地效果不理想,深陷困境。

《财经》记者张利/文 王小/编辑

在IBM蓝色logo缠绕旋转的眨眼间,三阴乳腺癌晚期患者李春梅的丈夫刘银松看到了IBM Watson for oncology(IBM Watson肿瘤解决方案,下称WfO)给出的诊疗方案。该方案与多位专家的推荐方案完全一致,然而,李春梅夫妇却觉得6000元的会诊费打水漂了。

四年以来,40岁的李春梅辗转于北京各大医院,历经手术、化疗和放疗,目前服用药物奥拉帕尼(Olaparib)控制,因担心出现耐药性,期望Watson能给出下一步的治疗方案。

2018年7月5日上午10时30分,刘银松代其妻子参加了上述多学科会诊。“(Watson)给出的方案是医生都知道的,也是现阶段采用的。”刘银松失望地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

同样,百洋医药集团董事长付刚也感受到预期与现实之间的距离。他此前在接受《财经》记者采访时坦称,WfO在华的推广进度跟预期有差距。

IBM Watson一度是AI医疗的代名词,但入华商业化推广两年来,“不如预期”却成了最大的评价。

尽管IBM Watson health副总裁Kathy McGroddy在接受《Fortune》采访时称,Watson health不仅是对医疗行业的变革,还是IBM 本身的革命。财务数据却显示,IBM已经连续21个季度总营收下滑。

两年来,IBM大刀阔斧削减传统业务,将业务架构从软件+硬件+服务,转变为云+认知+行业。其中,人工智能认知计算平台IBM Watson承载着转型的全部期望,这是一个集合高级自然语言处理、信息检索、知识表示、自动推理、机器学习等认知技术平台。

虽为时下最成熟的认知计算平台,IBM Watson仍只是一个科研项目。据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Jefferies报告显示,在过去5年里,IBM投资了数十亿美元用于Watson研发和相关数据/分析能力的获取。IBM至今还没有公布Watson的财务数据。

技术落地,需要找准合适的应用场景、对行业的洞察以及深度运营等。现在这位蓝色巨人不得不再次回答如何让“大象起舞”,也与大多数AI公司的焦虑相同——如何将炫酷的AI技术变现。

Watson价值几何?

希望从没有离开过刘银松夫妇,他们期待着新的药物、新的疗法上市,这也是驱使他们来找Watson的一大原因。

7月会诊WfO推荐的奥拉帕尼,李春梅已经在医生的建议下自5月15日就开始服用了。这是一款2014年在美国获批的治疗晚期卵巢癌单药,尚未在国内上市。国家药监局将奥拉帕利片纳入优先审评审批程序,预计2018年内上市,至于现阶段如何买到这种药,刘银松狡黠一笑,道:“看《我不是药神》啊。”

WfO是由纪念斯隆凯特琳肿瘤中心(MSKCC)四年训练而成,已学习超过300种医学专业期刊、250种以上的医学书籍、1500万页论文研究数据以及大量的临床案例。

“IBM Watson推荐的方案还是太稳”,刘银松期待的是,Watson能给出最前沿的治疗方案。

Watson并未收录最新疗法,因最新疗法还未产生大量数据,而其推荐的每个治疗方案背后都有相应的实证支持。此前,IBM Watson Health首席医疗顾问在一次行业会议上曾解释,Watson会倾向于保留数据量更大、更早期的临床数据和结论,医生可以看到这些临床数据的具体细节。

“Watson不是帮病人看病,而是给医生做参考,让会诊过程中的信息更加标准化、格式化”。付刚称。

这样的谨慎,使Watson推荐的方案与专家诊断符合度高。其宣传文案也说明了这一点,沃森肿瘤给出的治疗方案和MSKCC专家给出的方案有90%以上的符合度。

一位三甲医院肿瘤科主任认为, Watson与专家的诊断一致不奇怪,其数据和分析过程来自指南、高水平文献、高水平医院的经验,其对医生的指导不会出现严重偏差。

不过,这一说辞遭到挑战。国外医疗媒体STAT在对WfO的专题报道中提到,丹麦一份未发表的研究称,Watson给出的诊断方案与专家给出的仅有30%的符合度,所以该医院拒绝采购Watson系统。

对于操作者,WfO处理过程不复杂:医生输入主要病例特点,Watson从中提取病人属性,使用这些属性查找临床指南确定候选治疗方案,并搜索证据数据库,以查找每个选项的支持证据,包括并发症、禁忌症、MSK优选治疗等。最终,根据最佳证据,使用Watson分析算法优先考虑治疗方案。

医生们对Watson褒贬不一。

一些专家很重视其给出的诊疗意见,“Watson实现了文献、证据和数据在临床的应用。”参与刘银松会诊一主治医生对《财经》记者说,在所有的学科中,肿瘤是最讲究循证的。

认知关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认知关怀)副总经理王泰峰认为,Watson在所有的医院都有价值,其可以提升基层医生的决策效率,大医院专家可利用Watson的海量文献,提高会诊效率,对顶级专家而言,Watson可作为一种病例教学的工具,并且发现Watson的不足,进行相应训练。

而一些专家质疑,Watson就像一名律师助理,主要技能只不过是搜索文献而已,并提出疑问,它应该用在哪里?

如果Watson能解释是如何一步步给出患者诊疗方案,会让刘银松觉得更有用一些。

Watson提供的诊疗方案仅是方向性的框架,没有细到作为治疗方案去用的地步,需要具体执行的医生去细化。针对每个肿瘤病人的治疗方案需要考虑身体状况、既往疾病等因素,在刘银松看来,上述会诊结束后,医生私下建议妻子去做药敏试验反而是这次会诊最大的收获。

Watson水土不服

自2016年,以一个商业化的产品身份进入中国,开始推广,美国籍的IBM Watson面临着中美医疗在体系、模式、诊疗方案差异等,诸多方面水土不服。

Watson秉持了多学科会诊模式,这也是中美肿瘤诊疗最大的差异。中国常是单科室作战,美国肿瘤治疗往往是多学科会诊——肿瘤外科、内科、放疗、介入科、影像、病理、检验等多学科参与。

去年Watson落地上海十院。上海十院肿瘤科主任许青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如果没有Watson,多学科会诊中意见不一致时,最终还是听那些高资历医生的建议,有了Watson之后,相当于有一个相对客观的方向把控。   

涉及多个科室、多个专家,这对于现阶段国内以科室为主的医院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

积年习惯,公立医院不同科室之间难以配合,谁组织、谁落实等权责难以厘清。盛诺一家副总经理兼首席医务官王舜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国外医疗机构设有肿瘤中心,其中又有外科、放疗科、病理科等多个学科的医生,而国内医院都是肿瘤外科、肿瘤内科等,各自为政,不可能每周拿几个病例进行讨论。

《财经》记者获得的一份市场推广资料称,WfO现可支持乳腺癌、肺癌、结肠癌、直肠癌等10种癌症。

在刘银松预约举办的会诊中,参与会诊医生有10余名肿瘤科医生。一位医生就抱怨道,医生工作繁忙,时间紧张,还要浪费时间在会诊上。

许青介绍,在上海十院,Watson智能会诊中心已经接诊过将近500名患者。这些患者多为经济情况较好的男性,或因疑难杂症,或是咨询过多个医院的专家,但说法不一,希望进一步明确诊疗。

在三甲医院,WfO会诊难以频繁开展,而日常诊疗应用也受限。“日常诊疗太简单了。Watson的价值就不是很大,它的价值在于相对复杂的疾病或是大家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。”许青说。

由于中美在肿瘤治疗防范方面的差异,Watson也在接受本土化训练。然而,一些学者认为Watson最好不要太本土化,他们希望Watson提出的方案与他们给出的不同,这样才有探讨学习的空间。

“本土化”也意味着针对中国本地的病例、文献等进行训练。此前,IBM公司管理层曾对媒体表示,Watson需要更好与医疗机构内部的信息系统对接,并且需要更多的真实病人数据,这决定着其能否长大,这不仅是IBM面临的挑战,也是所有AI公司的难题。

许青称,目前Watson没有与上海十院的HIS系统打通,会诊中,仍需要人工输入病人的资料。

有一家医院在拒绝采购Watson时,提出三点:一是Watson没有通过美国和中国的监管部门的认证,出了问题谁来承担?二是为什么要向患者收费6000元;三是医疗数据开放给外企的担忧。

2017年10月,中电数据与IBM成立合资公司,向中国市场提供Watson Health相关解决方案 ,“就是要解决引进先进技术,数据不出境。”中电数据董事长李世锋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中电数据提供给IBMWatson的是模拟数据。

在全球范围内,Watson还在寻求更多的数据、覆盖更多的癌症类型。Watson对数据的胃口很大,这意味着IBM必须长期源源不断地砸重金在数据获取上。

“三岁”Watson要赚钱

全球范围内,仅有少数医院采购了Watson系统,这离IBM的目标——主导数十亿美元的全球癌症市场,还相去甚远。但已有声音指责IBM对Watson系统商业化操之过急。

上述STAT的报道就称,IBM未能充分认识到全球范围内部署到医院所需面临的挑战,推出了一个不成熟的产品,正是因为IBM急于通过Watson变现。

变现的压力不仅是IBM的,国内代理商同样背负着。2016年,认知关怀成为WfO在中国的本地运营服务提供商;2017年,百洋医药集团与IBM签约,旗下百洋智能科技为Watson Health中国地区的战略合作伙伴。

在分级诊疗大背景下,国内代理商期望在基层医疗机构找到商机,打出的卖点是:WfO可以规范肿瘤治疗过程。

不过,县级医院更多定位为常见病的诊疗,与Watson的价值——为疑难杂症治疗提供第二诊疗意见不符。何况“(指基层医生)只能骑自行车,大卡车肯定开不了。”许青认为,Watson更适合辅助大医院的专科医生。

“基层医生也不敢直接用系统给的判断。”一位AI医疗业内人对《财经》记者说。

盛诺一家曾与百洋科技合作引入WfO,但没能真正落地。“Watson限制太多。”王舜分析,如WfO不支持18岁以下的肿瘤患者、孕妇及多原位癌,它更适合那些经过一线治疗但还没有二三线用药的患者。

目前,认知关怀和百洋科技都对WfO交互界面做了汉化。认知关怀总经理华松鸳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汉化了几十万条词库,同时建立了一套汉化的标准,但IBM Watson提供的诊疗意见多是发表在国际顶级杂志上的英文文献,目前并未汉化。这要求基层医生具有较高的英文文献阅读水平,而国内大多数基层医生很难达到。

国内代理商需要探索Watson在国内的落地解决方案、训练其不断长大,并且找到适合的商业模式。

尽管认为大众对Watson期待过高,“你要允许三岁小孩有三岁小孩的能力,但还是能帮你去工作的”。华松鸳还是称,“百洋科技关心的是下家在哪里?”怎么把产品转卖给别人,怎么样像药品一样通过层层渠道分销下去。

从项目伊始,定位相同的两家代理商是Watson在中国最主要的推手,两者也是竞争不断。认知关怀给《财经》的数据是,WfO在70多家三甲医院正式落地运营;百洋方面称,截至2018年3月,WfO已覆盖65家医院和医疗机构。全球范围内,WfO覆盖了150多家医院。

Watson肿瘤认知包括WfO、WfG等六个产品。百洋科技和认知关怀代理销售WfO,百洋科技则为WfG在中国地区的独家分销商。WfG正在方案组建阶段阶段,还没大规模的使用。

3月,百洋科技与IBM共同宣布,将WfO的独家总代分销权战略合作协议由三年延长至八年,即百洋科技还可以选择别的机构进行分销。“如果只是三年,可能还在研发。”付刚说。

STAT报道称,全球范围内,根据提供的产品以及绑定的服务不同,Watson收费额度从1000元到8000元不等。

华松鸳称,国内Watson的收费是基于其服务内容,如不同级别的专家提供服务、不同配套的其它服务等,收取费用从一两千元到几万元不等。

许青介绍,在上海十院,如果指导会诊的有5到6位医生的多学科团队收费6000元;如果仅一二名医生,则收费2000元。

这也被视为Watson是附着在医生来收费。“沃森从来没有对患者开药,它只是一种辅助手段,不能代替医生决策。”华松鸳表示,Watson就像计算机一样,仅是医生的一个工具。

既然是医生的工具,为何患者来买单?“如果医院觉得IBM Watson能提升品牌,代患者买单也可以。”华松鸳称,IBM开发、杭州运营产品有成本,又有市场取向,总要有人买单。

而付刚认为,Watson的推广需要有一种“不赚钱”的心态。截至发稿,IBM未回应记者的采访。

一位业内人士告诉《财经》记者,百洋科技在IBM Watson的项目上至少亏损2亿元。华松鸳称,认知关怀现在有营收,但是是否盈利则不方便透露。

Watson没有经过监管部门审批,被很多医生视为最大的风险因素。“如果按照Watson推荐的方案,出了问题谁来负责?”一位三甲医院影像科主任向《财经》记者质疑道。

2017年2月,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宣布关闭Watson合作项目;5月,风投公司Social Capital的创始人Chamath Palihapitiya 在 CNBC 上直言:Watson就是个笑话,IBM的专长其实是通过强大的营销和市场体系,以及信息不对称,让消费者为他们并不了解的服务买单。

“IBM是个科技公司,他们对自己的技术非常有信心。”付刚称,但具体到技术向哪个方向去滋生、去演变,他们也不是那么有把握。





上一篇:郭采洁和郭碧婷同框,骨相好真更耐看,侧面脸部流畅度很说明问题

下一篇:石家庄通过消费帮助贫困人口脱贫增收:机关团体定向采购,要以贫困地区农产品优先

相关新闻

最新新闻

热门新闻